<sub id="vf9dx"></sub>

    <dfn id="vf9dx"></dfn>

      <nobr id="vf9dx"></nobr><cite id="vf9dx"><output id="vf9dx"></output></cite>
      <dfn id="vf9dx"><ruby id="vf9dx"></ruby></dfn>

            <b id="vf9dx"><strike id="vf9dx"></strike></b>

          <font id="vf9dx"></font>
          简体中文

            “轮值总裁制”的背后是阿里大文娱板块的“不安”

            2018-11-28

            今年的双十一分外热闹,据媒体报道,今年阿里巴巴各平台商品成交额创下了2135亿元人民币(307亿美元)的新纪录。

             

             

             

             

            阿里未来的首席执行官张勇明年将从退休的马云手上接下集团董事局主席的职务——他必须证明自己可以传承下去。

             

            与此同时,不仅是新任掌门人张勇,或许阿里体系内还有更多其他的领导岗位需要尽快证明自己的“传承能力”。

             

            阿里集团未来的董事局主席张勇

             

             

             

            就在昨天,11月26日,阿里巴巴集团发布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除了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天猫升级为“大天猫”等一系列变化之外,被马云寄予厚望的“阿里大文娱版块”也将继续在“班委制”基础上实行轮值总裁制。

             

            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大麦网CEO樊路远(花名木华黎)将接替杨伟东,出任阿里大文娱新一任轮值总裁。

             

            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大麦网CEO樊路远

             

             

             

            大优酷事业群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一年轮值期满,将交出帅位,自己则会继续专注于带领视频、音乐等业务发展。

             

            大优酷事业群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

             

             

             

            这样的轮换意外吗?其实并没有。因为所谓轮值主席,一年到了总是要更换的,所以樊总与杨总两位的交替,可谓天经地义。

             

            可是,这样的接替也确实令人吃惊,因为外界曾经揣测阿里大文娱在重新合并后会迎来一个比较稳定的领导层局面,尽管有“轮值”二字挂头,但是却不一定会一年一换。

             

            现在算来,自2016年阿里大文娱成立以来,已经更换三个掌门人了,更不用说旗下包括优酷,阿里影业,阿里音乐,淘票票等事业子集团的掌门更迭。

             

            就在这个掌门换人的关口,阿里大文娱却面临着喜忧参半的现状:阿里影业第三季度打了翻身仗,终于亏损减少,但是所属的阿里大文娱却亏损增加,收入增幅创新低。

             

            在业绩纷纷浮出水面的当下,在娱乐圈各条战线都在面临“寒冬”的档口,大文娱再度更换领导,未来马云一手建立的帝国版图在娱乐圈又将有怎样的变化轨迹呢?

             

             

             

             

            喜忧参半:阿里大文娱的业绩表现

             

             

            过去四年左右,阿里影业的业绩一直是高额浮亏,有媒体做过统计,大概四年亏损了超过15亿。2016年6月阿里大文娱合并至今,一直有人认为,阿里影业及其旗下的淘票票事业部是拖累阿里大文娱整体业绩的主要因素。

             

             

             

             

            这样的现象在今年第三季度却迎来了逆转——事实证明,阿里影业就算扭亏,阿里大文娱的业绩也一样没有起色。

             

            一方面,11月8日,阿里影业发布了中期业绩财报,数据显示,在影视行业整体下行的环境下,阿里影业的营收同比增长超过30%,达15.32亿元人民币;经营净亏损也大幅收窄64.1%至1.54亿元。阿里影业旗下三大业务板块几乎都迎来了强劲的增长:互联网宣发、内容制作、综合开发在报告期内分别实现收入11.72亿元、3.10亿元、0.4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9.2%、83.9%、55.7%。

             

            其中最大的助益就是来自这11.72亿元的互联网宣发,换言之——淘票票成了阿里影业业绩增长的主要推动力。数据显示,以淘票票为核心的互联网宣传发行板块在报告期内取得0.64亿元的经营利润,相比去年同期的经营亏损2.2亿元,首次实现扭亏为盈。

             

             

             

            这样的业绩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外界纷纷惊叹于阿里影业在2018年精彩的票房表现。2018年票房过10亿的17部影片,阿里影业深度参与的占8部。《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分别以逾30亿、25亿的票房成为暑期档冠亚军。

             

             

             

            另一方面,如此“令人振奋”的票房表现似乎没有帮助到事业群阿里大文娱的财报。美国时间11月2日,美股上市的阿里巴巴发布三季度财报,报告显示,阿里巴巴第三季度收入851.48亿元,同比增长54%,但是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也就是阿里大文娱板块的表现,却是亏损48.05亿元,较2017年同期亏损扩大近15亿元。

             

            简单一比较我们可以发现,阿里影业第三季度大概扭亏了2.8亿元,可是对于阿里大文娱亏损的48亿元来说是杯水车薪——愣是没有帮上什么忙。

             

            阿里的财报称亏损原因在于“投资原创内容生产及购买版权,特别提出优酷购买世界杯视频直播的版权。” 其实,就在今年第二季度的时候,阿里大文娱就已经亏损了42亿元,所以这三个月过去了,整个板块又多亏损了整整6亿。

             

             

            那么阿里为了世界杯究竟花了多少钱呢?

             

             

            据即将离任的杨伟东对外透露,距离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幕还有18天时,央视在和咪咕谈世界杯的直播权,“这个信号被我捕捉到了,我通过团队和其他行业人士得知,往年并不分销版权的央视松口了,并且据说腾讯在前面已经谈的差不多。” 因为涉及的金钱数目不小,杨伟东告诉马云和张勇,在电话会议中,三人达成了一致:世界杯一定要拿下。”

             

            外界称价格在15亿-20亿,阿里对外则只说是10亿以上。那么问题来了,就算阿里为了世界杯花了15亿,那么这浮亏的48亿中,还有的33亿是哪里亏损的呢?另外世界杯花钱买了网络直播权,同样的也会有广告收入源源不断进来,那么那些收入到底有多少?是否可以填补版权的花费呢?

             

             

             

            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数据显示,因为世界杯的关系,优酷移动端日活跃用户数在6月23日破亿,人均使用时长上涨9.8%。但究竟带来了多少收入无从知晓。

             

            我们可以判断的是,阿里大文娱的亏损主要并不是在优酷一个夏天花在世界杯上的投资,主要还是在于阿里影业以及优酷开发内容,投入电影,买卖版权,以及在流量营销上消耗的资金。

             

            现在已经被“轮值替换”的杨伟东在去年曾表态认为“阿里大文娱在优质内容上的花费不会计较成本”,而前前任俞永福也曾经明确表态:“优酷的内容投入没有上限。”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自从2016年至今,每年百亿级别的投入导致阿里大文娱的烧钱能力始终居高不下,就算阿里影业能够省下几个亿,就算淘票票因为票补减少可以每年省下10几个亿,但是对于大文娱每年的投入产出来看,基本也难以起到多大弥补作用。

             

            众所周知,这“优爱腾”三家鏖战的长视频领域,行业性亏损已成常态,对彼此的财报都是最大的拖累。一个行业共识是,在目前竞争态势下,内容竞争可能会更加激烈,全行业亏损的状况将会持续下去。

             

             

             

            可是问题来了,阿里影业也可以扭亏为盈,那么阿里大文娱是否也能在未来找到平衡点,不说扭亏,至少减少亏损呢?这个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甚至这也是马云乃至张勇对于整个文娱板块的业绩目标。

             

            动不动就可以看到“优酷日均付費用户同比增长率高达200%”“优酷订阅用户本季度增长超过100%”的新闻,但是这样的流量增长如果没有办法最终体现在财报上,也都是白搭。

             

            阿里大文娱人事一年一更迭,两年三更迭,说白了,就是在找到打破这种亏损恶性循环的方法。

             

            亏损谁都会亏,烧钱谁都会烧——阿里需要突破和变化。

             

             

            掌门人数次更迭,阿里大文娱并不安于现状

             

             

            2016年6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全面整合优酷土豆、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游戏、阿里文学与数字娱乐事业部等业务,成立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简称阿里大文娱),由俞永福出任第一任董事长,但从2013年开始布局到现在,阿里巴巴集团的大文娱业务已经经历了多次的组织调整与高管动荡。

             

             

            2016年6月至2017年11月,阿里大文娱掌门人为俞永福。俞永福后,杨伟东成为轮值总裁。

             

            到了昨天11月26日,樊路远再次接替杨伟东,成为阿里大文娱新掌门。

             

            两年换了三任掌门人,不仅频率远高于同行业的其他互联网公司的文化娱乐版块,甚至比中国足球超级联赛许多俱乐部的换帅频率都要高。

             

            有人可能会将这一变化归咎于阿里大文娱的“轮值”制度。2017年11月,就在俞永福辞去大文娱董事长、大文娱及高德总裁职务之后,阿里大文娱宣布实行“轮值总裁制”。这个制度的建立者据说不是别人,正是明年要接班马云的张勇。

             

            其实,在轮值总裁之外,阿里大文娱还建立了一套类似“人大常委会制度”的集体领导机制,这一机制被制定成类似学校班级“班委”一样的编制。“班委”由杨伟东、朱顺炎、樊路远(木华黎)、张宇(语嫣)、常扬(刘墉)、黎直前(宇乾)等人组成,杨伟东担任第一任轮值总裁,向张勇直接汇报。

             

            所以,我们可以理解的是——班委出人选,班长轮流当。看谁干得好,干不好就一直轮换。

             

            这样的制度表面看似是让不同背景的人才都能一显专长,各自发挥,但背后则透露着一种不确定性,一种对于现状的不安。

             

            整合优酷,整合淘票票,整合阿里音乐……整个阿里大文娱在变化不安中一路走来,业绩每年亏损,行业生态每天都在变化——游戏,二次元,短视频——眼花缭乱,原来都是做电商,做蚂蚁金服,做阿里云的各个高管虽然背景显赫,但是对于娱乐产业都还在摸索中,没有人有确定答案。

             

             

             

            面对着财报的数字——需要有人对张勇有一个交待。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不安”不仅体现在了这个轮值总裁制度上,在其他阿里大文娱的子版块,也是充满了动荡。

             

            就在这一次杨伟东交棒之前,今年5月,阿里大文娱内部已经进行了一轮架构调整,此前兼任阿里音乐CEO和大麦网CEO的阿里巴巴合伙人张宇(花名语嫣)调回到阿里巴巴集团。张宇于2017年3月开始负责阿里音乐与大麦网两项业务,离开阿里大文娱后,她所负责的业务分别划分给杨伟东和樊路远。

             

            就算是扭亏为盈,但是阿里影业CEO也曾经历多轮更替,2014年,阿里影业CEO为张强,2016年,CEO更换为俞永福,再之后,又变成了樊路远。2017年6月,张强也从阿里影业离职。

             

            除此之外,曾经请来“著名网红”高晓松担任董事长的阿里音乐也最终换了掌门人,2016年9月,俞永福在内部发表公开信,高晓松已成为阿里音乐“原董事长”,这也意味着高晓松正式告别了干了400多天的职务。

             

             

             

            所以,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发现,这样一种“不安”,是自上而下的。当阿里大文娱决定采取这样一种集体领导的轮岗制度时,就意味着他们一直在探索,一直在试错,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最稳定有效的解决方式。

             

            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樊路远的接任肯定不是一个终点,因为他本人也已经在包括阿里影业和大麦网等体系内兼过多职,而且本身也是“班委”的一员,除非未来阿里大文娱能够迅速在与腾讯,爱奇艺等企业的竞争中获得优势,否则轮换还将是一种常态。

             

            虽然阿里大文娱一直将自家的亏损称为“战略性亏损”,但是这样的战略不可能一成不变。就在接班人张勇明年就要接班的这个当下,他最希望证明的就是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甚至优秀的马云接班人——这样的愿景,需要阿里大文娱的支持。

             

             

            — THE END —

             

             

            作者 | 达伦糕

            编辑 | 都欣

            7m在线视频0